导入数据...
 
宋词,传统文化之璞玉
[www.m886789.com ]  [手机版本]  [扫描分享]  发布时间:2016年5月3日
  查看:3522
  来源:

   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......”每每读到此处,我似乎能够亲身感受到诗人无法与思念之人团圆的无奈伤感。这种种情深便是宋词。

宋词,无疑是我国传统文化中一颗雕琢精致的璞玉。而这块璞玉跟随者历史长河的足迹。衍生出了属于自己的子孙。也就是被后人所铭记的婉约派和豪放派两大派系。

若是谈及到宋词之婉约派,那就不得不提宋代词人柳永。民间曾流行这样一句话“杨柳岸边,凡是井水处,皆能歌柳词”,由此,我们不难看出柳永之词在当时的盛传程度。然而,当时的柳永并非就是飞黄腾达、盛极一时的人,反之,他在仕途中却失意潦倒、命途多舛。仿佛他是时代的弃子,三次赶考,三次落终于在五十岁时进士及第,却因自己的放荡不羁遭到丞相弹劾罢免。多年坎坷的柳永最终踏入了“偎红倚翠”的秦楼楚馆。《蝶恋花》中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的深情:《雨霖铃》中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”的怜惜。柳永就在他的诗词中为我们慢慢讲述他的人生,没有华丽的词藻,却真挚感人、耐人寻味。他将宋词赋予了新的生命,将宋词提升为流传千古的“专主情致”词派。

与婉约派并存的豪放派则以苏轼为代表,据《吹剑续录》载“东坡在玉堂,有幕士善讴,因问:‘我词比柳词何如?’对曰;‘柳郎中词,只和十七八女孩儿执红牙拍板,唱杨柳岸晓风残月。学士词,须关西大汉,执铁板,唱大江东去。’公为之绝倒。”这一记载,表明两种不同词风的对比,隐然把苏词看成可与柳词相抗衡的另一流派。

苏词创作人苏轼以他豪放的感情,坦率开朗的胸怀,开创豪放派,创造了更为雄奇阔达的意境,更是生动突兀,笔酣墨饱,气势飞舞。在《念奴娇?赤壁怀古》中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的雄奇;在《定风波》中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”的旷达。苏轼,性情刚直,绝不委曲求全,始终追求广阔的意境,打破婉约,将宋词带入恢弘刚健、豪迈磅礴的又一高峰。

    在古代文学的古殿里,宋词无疑是一卷千姿百态的珠帘,时而温婉坚贞;时而豪情旷达。它作为独立的一页,在这座文学的古殿中绚烂绽放,争奇斗艳,书写着经典与永恒。(文/记者团文学部沈涵靖  图/网络)


6359786349090625002796029.jpg

柳永像

 6359786349096875008282703.jpg

苏轼像



(微信扫描分享)
编辑: